超棒的都市小說 上門狂婿笔趣-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天時地利相伴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巴黑的回答,让肖舜有些吃惊:“那么快?”
要知道昨天晚上,这老哥还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一根黑木打断,可仅仅不到一天的功夫,竟然就获得了如此长远的进步,实在是教人啧啧称奇啊!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上門狂婿笔趣-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天時地利閲讀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上門狂婿 ptt-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天時地利推薦
旋即,肖舜快步走了出去,当看到木屋右侧一派光秃秃的区域后,他是一脸的哭笑不得。
这老哥可真够狠的,竟然直接将那么大一块区域的树木,都给打断了啊!
巴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呵呵,我想着没事儿,就拼命的修炼,等回过神来,才发现附近连个黑木都找不到了!”
也多亏了清河村规模不大,所以这林子里面才会不少的黑木,要是换做其他地方,这种材料那可是无比金贵的,甚至可以拿来换取粮食,又哪里有多余的给巴黑祸祸啊!
一念至此,肖舜苦笑道:“你可真是够狠的,村长要是知道了这事儿,估计把你弄死的心都有了!”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上門狂婿》-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天時地利熱推
树林中有不少尚未成材的黑木,也被这黑心老哥给弄断了,村长势必对此大动肝火!
超棒的都市言情 上門狂婿 愛下-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天時地利分享
巴黑讪笑道:“嘿嘿,没事儿,黑木很好存活的,到时候我把打断的树干在种到地上去,不就能够多一分为二了么,我这也是为了村长考虑啊!”
说罢,他便屁颠屁颠的朝着前方光秃秃的树林走了过去,将那些被打断的黑木,重新栽种在了土地上。
肖舜耸了耸肩膀,虽说这的确是手中一分为二的好办法,但唯一有一个缺点,那边是多出了一倍的等待时间啊!
旋即,他思忖着不知村长老头的数学成绩好不好,是不是能够弄懂其中玄机之后,再度回到了屋内。
窗外的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直到外面完全被黑暗笼罩时,巴黑才气喘吁吁的走进了屋子里。
伸手抹了抹额头上密密麻麻的细汗,他一屁股坐在了炉火旁,看着架在上面正在流油的烤肉,一副馋涎欲滴的模样。
肖舜知道这老哥忙活了一天,现在肯定是腹中饥饿,于是便将其中一块已经烤好的肉递了过去。
巴黑也不客气,接过来便大快朵颐,吃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见状,肖舜苦笑着摇了摇头,旋即询问道:“算时间,阿达那家伙应该已经回到绿荫村了吧?”
听到这里,巴黑微微一顿,将放吃剩下的半块肉放了下去,神色变得有些惴惴不安:“应该已经回去了,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对咱们倾泻雷霆之火!”
根据村长的推算,冬荒最多还有四五天时间便要到来,皆是整个荒芜之地,都会笼罩在一片冰雪之中,不管是人类亦或者兽类,都无法在这大片冰天雪地的世界内生存,唯有寻找一个温暖的地方,躲避这场严冬。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 ptt-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天時地利推薦
按道理来说,绿荫村应该不太可能在这个时候率兵来犯,但奈何肖舜这次干的实在是有些出头了,直接弄死了绿荫村将近二十名猎人,对方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肖舜拿起烤肉美滋滋的吃了一口,宽慰一旁的巴黑:“不管他们到底做的什么打算,咱们绝对是占优的一方!”
“占优?”巴黑不解道:“咱们清河村与绿荫村之间,实力相差悬殊,若真要是打起来,可一点儿便宜都占不到啊!”
闻言,肖舜高深莫测的笑了笑:“呵呵,考虑事情要从多方面出发,不能仅仅只看一点啊!”
巴黑听的更是无法理解,追问:“什么意思?”
肖舜开门见山道:“做什么事情,都需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眼下咱们这边已经占据了天时和地利,绿荫村不过就占了个人和而已,我们有何惧之有啊!”
巴黑顿时有种醍醐灌顶之感,若有所思道。
“恩公这句话还真是说到点子上去了,如今冬荒将至,便是天时,而咱们固守一偶,等待着对手在这种情况下发动进攻,便是地利,如此对比,绿荫村那边人数多寡,倒也不太重要了啊!”
肖舜满脸赞许的点了点头:“正是如此!”
别看巴黑长得像个大老粗,但心思却是细腻无比,之所以曾经不开窍,不是因为没有人点拨以及教导而已,他要是能够多跟着肖舜生活,估计将来也是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存在啊!
听了肖舜的分析后,巴黑原本悬着的心缓缓落了下去,拿起手边的烤肉,又一次美美的吃了起来。
他一边吃,一边对老蛮破口大骂:“那老东西忒不是东西,枉费村长对他掏心掏肺,可结果竟然反咬一口,要不是昨夜有恩公在前面挡着,清河村只怕是要遭受灭顶之灾了!”
肖舜淡淡开口:“利益这种东西,有时候足以让一个人彻底的改变,这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这老蛮也确实不是好东西,竟然为了一己私欲,不惜将整个清河村都给搭进去!”
他这些年来,去了很多地方,也见过了很多的事情,对于人心已经有了很大的了解,即便是这样,但却依旧对老蛮的做法有些鄙夷至极,想着今后再见,绝对不会留此人性命。
吃了晚饭,巴黑没有继续去练功,毕竟林子里的黑木都已经被他给祸祸的差不多了,要是在操练下去,村长估计就真要跟他拼命了!
于是,他便留在屋子里,开始打坐吐纳,也好巩固一下今天的修炼成果。
肖舜显得有些百无聊赖,打算出去外面溜达溜达。
夜间的树林,万籁俱静,唯有寒风一阵阵的呼啸,让寒冷的空气,在这片土地上肆虐。
纵然衣衫单薄,但肖舜却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寒意,站在肃杀的北风中,抬头看着头顶那座散发黯淡光华的神庭。
白天的至高神庭,看起来光芒万丈,但到了夜里,却显得有些黯淡,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反正这已经是混元大陆上亘古不变的场景。
这时,肖舜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师父临走时的场景。
记得木岩道人在说出离别的话语之后,曾经抬头仰望着那座神殿,眸光显得有些怪异。
一念至此,肖舜喃喃道:“师父该不会已经登天而上了吧?”
真要是这样的话,那么木岩道人的身份,就显得有些恐怖了。
毕竟,那座神庭唯有至尊级强者,方才能够进入其中啊!
当年劈开一座大陆的盘古,是至尊。
曾经雷霆一怒,令荒芜之地冰封万里延绵至今的哪位存在,也是一名至尊。
由此可见,至尊级强者的超凡脱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