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dev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 線上看-第四八三章 那場悲劇分享-3bpca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秦逍吃惊道:“服毒自尽?韩昼三人已经死了?”
“他们若不死,这桩案子又岂能如此轻易了结?”顾白衣淡淡道:“韩昼是军械案的主犯,和其他两名主事畏罪自尽,倒也是说得过去。”
秦逍冷笑一声,从怀中取出了夏侯杰亲笔写下的认罪状,递给了顾白衣。
顾白衣却是摇摇头,道:“我不必看,对朝廷而言,这道认罪状没什么用,对你而言,也算是握在手中的把柄。大理寺既然对此案有了定论,自然是得到过中书许可,若是没有圣人点头同意,中书也不敢轻易让大理寺定案。既然已经得到了圣人的允许,此案也就是到此为止。”看着秦逍,认真道:“这桩案子打一开始就是交个大理寺,并没有交给刑部,也就证明圣人并无想过将幕后真凶丢出来,如今有了这个结果,无论是中书还是大理寺,甚至刑部那边,也都不会再掀起什么风浪来。”
“所以那三人就成了替死鬼?”秦逍叹道。
“替死鬼可不止三人。”顾白衣浅浅一笑,道:“三名涉案主事官在大理寺服毒自尽,大理寺的官员自然是责无旁贷,依照中书的意思,大理寺少卿司农丰对三人的死有失察之罪,所以罢免了司农丰大理寺少卿一职,打发到荆州去戴罪立功,听说司农丰的官印已经被收,这两天便要携家离京,前往荆州去赴任了。”
秦逍微皱眉头,心想大理寺迅速将此案定案处理,自然是为免夜长梦多。
“此案在朝廷那边既然已经有了定论,秦兄弟,你这边暂时就不要在外提及此事了。”顾白衣微一沉吟,才道:“刑部要追查蒋千行之死,他们是什么态度?”
“青衣堂的人告到了刑部,声称是我杀死了蒋千行。”秦逍轻笑道:“所以他们非要刑部查个水落石出,定我杀人之罪。不过他们没有确凿证据证明是我亲手杀死蒋千行,刑部的意思,要搞清楚当时的真相,需要淮阳侯夏侯杰出面作证。青衣堂那边,应该是想争取夏侯杰出面,如果我手里没有夏侯杰的这道认罪状,夏侯杰必然会与青衣堂一起置我于死地,但夏侯杰现在有了顾忌,应该不敢出面作证。”将认罪状收起,冷笑道:“如果他真的要出面,到时候无非鱼死网破,这道认罪状我也会公之于众。”
顾白衣摇头笑道:“我看青衣堂接下来倒不会真的对此事穷追猛打。”
“哦?”秦逍疑惑道:“顾大哥为何会如此确定?”
“你是否还不清楚青衣堂背后的真正靠山是谁?”顾白衣含笑道:“其实市井之中,虽然都知道青衣堂背后必有贵人撑腰,但到底是哪位贵人,知道的人还真是凤毛麟角,即使有少数人知道,却也不敢传扬出去。”
秦逍轻声道:“这次夏侯杰因为军械案,对我恨之入骨,利用青衣堂想要置我于死地,青衣堂背后,是否就是夏侯家?”
“恰恰相反,青衣堂背后的那位贵人,非但不是夏侯家,而且还是与夏侯家针锋相对的麝月公主。”顾白衣轻笑道:“蒋千行是麝月公主手底下的一条走狗。”
“麝月公主?”秦逍微吃了一惊。
“麝月公主十七岁出阁下嫁成国公之子赵泰,这成国公乃是凌霄阁十六神将赵氏后人。”顾白衣缓缓道:“赵氏祖上擅长打理财赋,太祖皇帝开国,后勤辎重粮草都是由赵家负责,所以赵氏一脉一直都是掌理着帝国的财赋,虽然有起落,但赵家的子弟在朝中历代几乎都是在户部那座山头混迹。到先帝德宗时候,德宗重用成国公,户部更是成了赵家的后院,而赵家也被京都内外的官员们称为财神爷。圣人登基之后,清理了李氏宗亲以及诸多反对夏侯氏的官员,唯独对赵家另眼相看。”
“赵家参与拥立圣人?”
傻瓜天神与三个天使 天狼之星
“没有。”顾白衣摇头道:“赵家在当时默不作声,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只是帝国的财赋掌控在赵家手中,那是握着帝国的钱袋子,许多人都觉着圣人不可能让赵姓一直握着帝国的财赋命脉,定然要收拾赵家。只是圣人登基之后,非但没有动弹赵家,反倒是将麝月公主赐婚给成国公之子赵泰,那时麝月公主不过十一岁,虽然并无到婚嫁的年纪,但这门亲事满朝俱知。”
秦逍微微点头道:“圣人刚刚登基,地方上叛乱,更有异邦蛮夷趁乱袭扰,调兵遣将,无论是平叛还是御敌,都需要钱粮财赋支撑,赵家不动,户部就能稳住,圣人即使真的对赵家有不满之心,也绝不会在那个时候对赵家下手。”
“一针见血。”顾白衣淡淡一笑,缓缓道:“要让赵家忠心办差,自然要让赵家没有后顾之忧。将麝月公主赐给赵泰,赵家也就与夏侯家成了姻亲,昭告天下的婚事,赵家自然不会担心圣人会收回成命。”
秦逍之前从韩雨农口中便知道麝月公主曾下嫁给赵家,只是并不清楚这中间竟然还有如此瓜葛,现在看来,麝月下嫁成国公赵家,乃是圣人用来拉拢赵家的手段,那位倾国倾城的大唐公主,当时也只是圣人手中的一件工具而已。
“有了这门亲事,赵家自然是全力以赴,在当时那种内忧外患的局势下,赵家坚定地效忠于圣人,竭尽全力筹募钱粮。”顾白衣叹道:“赵家出自江南,苏杭二州富甲天下,赵家掌握帝国赋税之时,对苏杭二州素有照顾,危难之时,成国公亲赴江南筹措钱粮,苏杭两地商绅也是竭力支持赵家,现在看来,当时如果不是赵家在背后维持帝国国库,满朝文武没有一个人能撑得住局面。”
秦逍叹道:“危难之时,赵家在帝国最富庶的苏杭一带一呼百应,固然解决了帝国的燃眉之急,却也种下了极大的祸患。赵家能够在苏杭拥有如此威望,又如何不让圣人忌惮。”
顾白衣眉宇间显出一丝笑意,道:“秦兄弟虽然年纪不大,可是看问题却是一针见血,你说的确实不错,当时赵家当真是抓住了帝国的钱袋子。苏杭二州商绅实力雄厚,天下半赋出苏杭,圣人登基要钱粮平叛御敌,可是国库空虚,要维持前线将士的军费,只能将目光投向江南。换做朝中任何人前往,苏杭商绅都不会搭理,唯有江南赵家有实力从江南募集到大批钱粮,圣人看在眼里,对赵家又岂能不忌惮?”
此时巷子里已经传来雄鸡司晨的声音,窗外也是蒙蒙亮。
不过二人谈兴正浓,并不在意已是清晨。
“战事结束之后,论功行赏,成国公赵家自然是功勋卓著。”顾白衣缓缓道:“此后数年,赵家依然控制着户部,而且圣人还会时常赏赐,谁都以为赵家当初即使没有拥立之功,但在内忧外患之际为圣人排忧解难,而圣人也将麝月公主赐给了赵泰,更加上赵氏一族乃是凌霄阁十六神将之一,所以赵家的位置一定是稳如泰山。麝月公主年满十七岁的时候,下嫁到了赵家,据我所知,赵泰文武双全,而且样貌出众,在京都是有名的世家才子,麝月比赵泰小了几岁,过门之后,两人感情极好,相敬如宾,这位驸马爷对麝月公主极为宠爱,谁都不会想到,一场灭顶之灾也随之而来。”
秦逍知道成国公赵家后来是以谋反的罪名被灭门,但具体情况,却并不清楚。
“麝月公主成了赵家的儿媳,赵家当然不可能想到圣人还会对他们下手。”顾白衣叹道:“所以成国公被刑部突然囚禁,族人党羽在一天之内尽数落网,让天下震惊不已。刑部只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判定成国公谋反之罪,赵氏一族被灭门,成国公被斩,赵泰因为麝月公主的拼死保护,虽然无人敢动弹,但赵泰眼见得一门灭绝,终究还是自尽而亡,而麝月公主也是被圣人接回了宫中,此后圣人更是将金城坊赐给麝月公主,也算是弥补麝月公主的丧夫之疼。”
秦逍脸色变得黯然起来。
赵家最终满门被杀,或许在圣人登基的时候就已经注定,此后在帝国形势危急之时展现出在江南惊人的影响力,也就注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麝月公主下嫁赵家,当然是圣人用来迷惑赵家的一件工具,因为这门亲事,赵家根本不会想到圣人还会对他们存有诛灭之心,最终猝不及备,被圣人一网打尽。
麝月当然不知道自己最终会成为赵家灭门的重要工具。
她的婚事是一场阴谋,但令人欣慰的是这位公主和赵泰却能情投意合,而这又恰恰是最大的不幸,眼看着自己朝夕相处恩爱有加的驸马在满门被杀后自刎在自己眼前,秦逍能够感受到麝月公主当时心内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一场注定是悲剧结尾的婚姻,麝月却在其中投注真实的感情,投入的感情越真诚越深切,最终受到的伤害当然也就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