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真的不是重生-第1741章 漏掉的纔是大頭相伴

真的不是重生
小說推薦真的不是重生真的不是重生
“福不斯?”张彦明愣了一下:“好,行,你不管了,让他找我。”
挂断电话,张彦明挠了挠下巴:“福不斯?福不斯找过你们吗?”他问几个人。
“没有。怎么可能?”老孙摇了摇头:“从哪个方面也不可能找到我们几个头上啊,咱们又没上市又没什么影响力的。”
超棒的都市小說 真的不是重生 txt-第1741章 漏掉的纔是大頭鑒賞
“那怎么找到红叶这来了?”张彦明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意外。
枫城全系统都没有上市,也没有特别突出的地方,更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新闻,这事儿有点莫名其妙。
“能不能是因为京城那边?”老孙想了想说:“游乐场加上望京馆那片儿当时不是上了新闻吗?那个投资额度可正经不小。”
张彦明想了想摇了摇头:“不太好说,但正常来讲不应该才对。”
当时望京馆地块副城市新城的新闻报导确实不少,但这种项目应该是做为政府项目来看的,再加上枫城没有上市。
不过也不太好说。
福不斯这会儿确实也是依靠新闻报导的资料搜集再加上两个股市的相关信息来确认上榜企业的。
“会不会是京地协那边搞的事情?”张永光考虑问题的角度就比较出人意料,不过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还真不好说。”虽然老孙老张都是在渝州,但自家和京地协那边的龌龊也是清楚的。
上市是国内企业非常热衷的事儿,因为可以快速圈钱不用巴心费力的去经营销售,京地协会员里上市的公司也不少,有头有脸的都在里面。
福不斯调查员去京地协调查一些资料也是很有可能的,那边顺口歪歪嘴也就把视线扯过来了。
这会儿能上市的,尤其能在同类企业中排名靠前的,基本上都是国有企业,歪嘴这事儿对于他们来说那是相当自然的。
而有所有地产企业上市公司排名前二十中,京城占了七家,前十有两家。
“也不对呀,这方面应该是限制的吧?国企这些家伙,敢曝光财产?”老孙有点不确定。
“不只是个人排榜,企业也要排榜。”张永光对这方面了解的要多一些。
“那咱们怎么没人来调查呢?”
“咱们不是上市公司,关注度不够呗,原来。现在这几个大项目的新闻份量太足了。”
“管他,爱怎么怎么的呗,操这心干什么。”老孙摆了摆手:“那就这么定了,横滨,我联系他们。那个翻新的事儿我再琢磨琢磨。”
“行吧。”几个人都同意。
张彦明看了看老孙:“你这刚过来旅游这一摊儿就有点不务正业呀,你这么能张罗吗?”
“别,老板我错了,”老孙马上就软了:“这事儿还真不是现在琢磨的,断断续续的也有大半年了,只是这次我们几个借着这次机会见面又聊了一下,这才下的决定。
公司的组建管理这方面肯定不会影响我们的正常业务,这个我敢保证,再说这不了是咱们集下的嘛。”
“我一猜就是你挑的头,还说啥?请客吧,山上最贵的东西走一波。”
张彦明摆摆手决定敲他们一顿,打开手机看信息,孙红叶已经把福不斯那边的联系方式发过来了。
“富海你联系一下,看看是什么情况。”张彦明把这事儿甩给了富海。
“我呀?”富海看过来:“哥,这事儿让郑义弄吧,我明天就轮那边去了,正接手呢。”
“也行,那你叫郑义一声。”
这边大家都在度假,但是张彦明和孙红叶的助理们可没这个时间,还在每天工作中,只不过能比平时稍微轻松了一点儿,也可以散散心玩一玩。
枫城这么大个盘子,全国这么多分支机构公司工厂,每天上传下发的文件数量不是小数目,每一摊都得有人盯着。
“哥,你和嫂子这边是不是得再加点人手了?”张永光问了一句。
精华都市言情 真的不是重生 愛下-第1741章 漏掉的纔是大頭推薦
“行,你记着点儿,回去再安排几个人吧……一边再加个五六个人,工作上也需要细化一下了。”张彦明点头应了下来。
助理不是秘书,助理属于高管了,实际地位相当于副总,各方面能力要求都比较高,做的也是实事儿。
现在公司的盘子大了,每个方面都需要有专人盯着,及时向张彦明和孙红叶反馈信息提出建议执行命令监督日常,这都是助理的活儿。
秘书就要轻松得多了,就是端茶倒水打印文件这些,属于服务岗。好的秘书可以慢慢做到助理,这个完全看能力。
现在公司的高级秘书其实都是大明号的乘务员兼着的,平时没有飞行任务的时候就在总部上班。总不能白拿那么高的工资。
飞行员平时不飞的时候是在航校那边上班。
外面雨越下越大,天色也很快阴暗了下来,天地之间昏黄一片,稍远点的山坡花田已经看不清楚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倪好打电话问了一下,山上的游客都已经送回了各自的酒店客栈,设备设施该关闭的关闭,没发生什么意外。
主要是这会儿游客也确实不多,一天也就是一两百人的样子。孩子不算。
山上一下大雨气温的变化相当大,马上就冷了下来,酒店里的空调系统已经开始工作了,嗡嗡的制造热风,同时排出湿气。
张妈打电话过来问孩子。这么大的雨肯定是不可能出去了,张彦明说自己带着,不用她们管了。
“还真是难得一次这么大的雨,估计这场雨下完整个渝州也该降温了。”老孙看着窗外感慨了一句。
“那不早着,这才八月,降温怎么也得十月去了。”老张又开始扒拉他那些图纸,琢磨起建筑上的事情来。
“哥。”郑义走进来。
“问了没有?”
“问了,说是福不斯的调查员,想和您当面谈谈,说咱们要上榜什么的,需要了解一些东西,最好能提供一些资料和数据什么的。”
“咱们上个屁的榜?”老孙看了郑义一眼:“直接回了就完了呗。”
“让他来。”张彦明说:“这事儿得当面说,你现在不理他他就给你胡编一些数据发出去了,到时候更添乱。”
“这事儿还不需要咱们同意么?”
“不需要,他们就是按照自己的计算和资料给国内的富豪还有企业排个榜,不违法也没什么限制,也不保证真实性。”
“屁个真实性,真实的他敢登?这两年这个什么榜我都看了,就他们统计那玩艺儿……”老孙摇了摇头。
国内的政治气候和西方完全是两个概念,注定了很多东西是不可能那么自由的。
“总体来说还是有七八成可信的,上市这一块儿。至于个人财富这个就得怎么看了,不能说不准确,但是漏掉的才是大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