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4zgd優秀小說 首輔嬌娘笔趣-399 一更分享-p7lig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首辅娇娘
海东青生性凶残,别看在碧水胡同总是一副鸡样,可一旦天性得到释放,它便变回一只真正的雄鹰了!
黑衣人没料到自己射出去的箭会被一只鹰给抓住,这是怎么回事?
小九扔掉爪子里的箭矢,猛地朝射箭的黑衣人扑过去,啄瞎了他的一只眼睛!
黑衣人捂住鲜血直流的眼,倒在地上痛苦哀嚎!
顾娇听见了身后传来的动静,步子顿了顿,没敢停留太久,她一路往前奔,几乎从林子的南面奔到了林子的北面。
终于,她体力耗尽,靠着一颗大树坐了下来。
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上黏糊糊的,不知是血水还是汗水。
她很口渴,可惜身上没有水,附近也没有溪流,或者就算是有她也走不动了。
她真的是彻底透支了。
活路
小九扑哧着翅膀落在顾娇肩上,用鸟喙在她脸上蹭了蹭。
顾娇哭笑不得。
你还记得自己是一只鹰吗?
像鸡就算了,怎么还学着小八蹭人脸的,是不是给你一条灵活的尾巴你这会儿都摇起来了?
小九的喉咙里发出了咕咕的声音,不知想表达什么,须臾它振翅飞走了。
等它再回来时嘴里衔着一枚鸟蛋。
它将鸟蛋轻轻地放在顾娇的衣摆上,放完便又飞走了,等它回来时嘴里又多了另一枚鸟蛋。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顾娇的衣摆上一共有了八枚鸟蛋。
看上去全都不是一个品种的鸟蛋,所以这小家伙究竟是打劫了几个鸟窝?
大概林子里的鸟也没料到半夜会被一只海东青打劫。
小九是有良心的崽崽,它每个鸟窝只打劫了一个鸟蛋。
这里不能生火,或者确切地说,是顾娇已经没有力气生火,她的体温也在急剧下降,她到了休克的边缘。
生吃鸟蛋这种事在前世都是小意思,她没那么娇气,也没那么圣母,弱肉强食本就是这个世道的法则。
小九约莫也是看出她没力气了,用鸟喙将鸟蛋一一啄出一个小洞。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顾娇将蛋液全都喝了。
小九用翅膀将蛋壳扫开,扫得远远的,随后它蹦进顾娇怀里,学着小八的样子将自己团巴团巴,窝在顾娇怀中为顾娇取暖。
不知是蛋液起到了功效还是小九发挥了作用,顾娇的体温开始慢慢回升,惨白的嘴唇也渐渐有了一点血色。
“咕!”
小九的喉咙里又发出了咕咕的声音,它警惕地抬起头,望向丛林的另一头。
顾娇错愕:“不是吧,又追来了?”
她无比确定方才那一拨杀手已经被她炸晕得差不多了,所以这是第三波?
那个女人到底暗戳戳地养了多少杀手?
所幸她体力恢复了一些,倒是不至于坐以待毙了。
“小九,我们走!”
小九飞上高空,为她开路。
那伙人还是追了上来。
一共八个。
很好,真好。
她的黑火珠用完了。
她要交代在这里了。
然而想象中的猎杀并没有发生,就在那些杀手朝她冲来时,林子的另一边突然闪出一道高大健硕的身影,一袭玄衣,戴着面具,手持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
是个武功高强的男子,有多高,看他与八个杀手对决的阵仗就能明白了。
虽是以一敌多,却丝毫不落下风。
“什么人这么能打?那些可是静太妃精心训练的龙影卫,与真正的龙影卫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比起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帮自己,顾娇的侧重点显然有些跑偏。
顾娇并不会因为这人一出手便是对付那些杀手的缘故,便对他产生任何信任,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她都会选择溜之大吉。
然而她很快在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招式、身法、气场……
怎么看怎么像龙影卫。
顾娇与龙影卫交过手,印象十分深刻,她自信不会认错。
况且陛下知道她出城了,只是陛下并不确定她的搜寻方向是对的,并未立刻跟上来。
难道是后来又跟上来了?
如果是陛下的龙影卫,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他如今不会伤害她了。
顾娇决定留下来,和他一起去找顾承风和姑婆。
就不知……他一对八打不打得过?
事实证明顾娇多虑了,这群人就算与龙影卫只有一步之遥,那一步也是长如天堑的。
他干脆利落地解决完静太妃手下的八个杀手。
顾娇暗暗点头,这战斗力,不愧是龙影卫。
谁料下一秒,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这个龙影卫竟然提剑朝顾娇走了过来,杀气腾腾的那种!
顾娇古怪地看着他。
什么情况?
这是连她也要杀?
龙影卫抡起长剑朝顾娇劈来,小九嗖的俯冲而下,不怕死地撞向龙影卫。
这可是真正的龙影卫,它这一撞自然不会将对方怎么样,倒是它自己被龙影卫不耐烦地一巴掌呼飞了。
不过,到底是打断了龙影卫一下,就这么一下的功夫,一个人的命运便被悄然扭转了。
龙影卫再度挥剑朝顾娇刺来时,一道清瘦的白色身影张倏然挡在了顾娇的身前!
龙影卫的剑在对方头顶之上不足寸之距的位置堪堪停住。
那是一个清隽的少年,眉目如画,精致如玉,目光深邃如泊,漆黑的瞳仁里映着龙影卫举着长剑的身影。
龙影卫的目光落在少年的脸上,他抬起手来,捏了捏少年的脸,不知是在确认什么,更不知确认了没有。
但他最终没杀掉这个少年。
也没杀被少年拼死守护的少女。
龙影卫眸光淡漠地离开了。
顾娇终于能动弹了,方才她被龙影卫用内功压制住,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她突然觉得这个龙影卫可能不是上次与自己交手的那个。
这个,明显更厉害。
如果自己第一次遇到的就是这种级别的龙影卫,那么她连掏出黑火珠的机会都没有。
“你没事吧。”萧六郎扶住她。
“我没事。”顾娇摇头,随手擦了嘴角的血迹。
竟然还吐了点血。
很好。
总有一天,她要把这个龙影卫也套进麻袋!
萧六郎却并不觉得她没事,她一身血污,脸色苍白,手心与手背上全是已经干涸的血迹。
顾娇是真没将这点伤势放在心上,比起受伤,她更多的是体力透支,休息一晚就没事了。
她看向萧六郎:“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在家里等吗?还有,刚刚那个龙影卫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想杀我?他是陛下的龙影卫吗?”
顾娇知道陛下手中有三个龙影卫去了边塞,但是她并不清楚陛下手中一共只有四个,一个与她交过手,她已经排除掉这个可能了,所以方才的龙影卫其实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陛下的龙影卫。
这四个问题里,萧六郎只回答了最后一个:“应该不是。”
如果不是陛下的龙影卫,那么会杀她的举动就不算太奇怪。
不对,也还是奇怪。
她又没得罪他!
顾娇朝着龙影卫离开的方向望了望。
这一望她才发现自己竟不知何时又跑回了官道附近,而在不远处的官道上赫然停着几辆马车。
而方才差点将她和那一拨杀手一起干掉的龙影卫此刻就静静地守在一辆马车旁,双手抱怀,怀中抱着剑。
寻常侍卫会向主人禀报自己见到的情况,龙影卫不会。
他们没有自己的思想,只是杀人的工具。
萧六郎的喉头艰涩地滑动了一下,他捏紧手指,转过脸,逼自己移开视线。
顾娇望着那边,没注意到萧六郎脸上一闪而过的复杂,她似乎有些明白龙影卫为何过来将他们一锅端了,八成是将他们当成了心怀不轨的刺客。
但是他为什么对萧六郎手下留情了?
他还捏了萧六郎的脸。
等等,他是看上她相公了吗!
龙影卫也这么好色?!
还有,不是说整个昭国之中只有陛下才有龙影卫吗?
为什么那边也有?
马车上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