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jwy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 愛下-370:把情敵按地上摩擦,戎黎變了(一更鑒賞-55p93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他从地狱里来
啊!
游戏里的角色叫了一声,死了。
然后变成了盒子。
戎黎的段位已经掉得不忍直视了,他还不好好打,把声音也关掉了,队友怎么骂他都不管。
他把手机放下,心思不在游戏上。
“你在看什么?”
徐檀兮已经很长时间没抬头看他了。
她这才分出神来:“在看端端的微博。”
戎黎额头的伤已经拆绷带了,贴着医用的创可贴:“她的微博有什么好看的。。”
他身体底子好,身上的伤没什么大碍了,腿上的炎症也消了,不怎么疼了,不过徐檀兮时刻记着骨科医生的话,要他减少用腿。
徐檀兮把手机收起来:“很无聊吗?那我推你出去走走?”
“嗯。”
她起身去扶他。
他自己站起来,自己坐到轮椅上,把轮椅上的安全带系上:“我的腿已经没什么事了。”
这个轮椅设计得很人性化,还有安全带,还能下楼梯。
徐檀兮已经下单了。
戎黎对此:“……”
医院后面有花园,占地很大,绿化做得也很好,有凉亭、有草坪、有花有池子。这两天天气好,许多住院病人纷纷出来散心。
徐檀兮推着轮椅,走在石板路上,路的两边开着月季,光一照,红色的花张扬又朝气。
“徐医生?”
声音从后面传来。
徐檀兮回了头,坐在轮椅上的戎黎也看了过去。
是一位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真的是你啊。”
他叫唐元君,曾在虹桥医院任职,徐檀兮已经好几年没见过他了。
她礼貌性地问候了一声:“好久不见,唐医生。”
唐元君个子不是很高,样貌斯斯文文的,戴着眼镜:“是很久没见了。”他看向戎黎,“这位是?”
徐檀兮介绍说:“这是我先生。”
唐元君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戎黎的腿,觉得很不可思议:“你结婚了?”
异世无相逍遥
废话。
戎黎有点烦这个男的。
“杳杳。”他随便指了个地方,“推我去那里。”
“好。”
徐檀兮对唐元君点了点头后,推着轮椅离开了。
戎黎回头,光瞥了一眼。
“他谁啊?”
徐檀兮说:“以前的同事。”
那家伙看徐檀兮的眼神让戎黎觉得很碍眼:“你和他很熟吗?”
她走得很难,微风轻轻拂过裙摆:“不是很熟。”
戎黎随口问的:“他什么科的?”
“男科。”
“……”
戎黎被自己内涵到了。
本妃卖笑不卖声
他挠着轮椅的扶手,自己问自己,他为什么要多嘴呢?
徐檀兮把轮椅停在了路边:“冷不冷?”
“不冷。”
他穿得很少,蓝白条纹的病号服不御寒。
徐檀兮弯着腰,用手指碰了碰他手背:“你手好凉,我去拿毯子。”
戎黎摇头,说他不冷。
徐檀兮担心他受凉,让他等一会儿,她去病房拿毯子。
他在原地等,看见前面有个喷泉池,池子旁边有个四五岁的男孩子在扔硬币。
全国通用吗?到底是谁骗小孩说扔硬币可以许愿的?
池子中间有个口径不到十公分的凹槽,原本应该是用来栽种植物的,现在快被硬币填满了。
小孩扔了有三四次,一次也没投中,他的硬币都用完了,难过地站着,还不肯走。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戎黎摸了下口袋,没硬币。
不管了。
他转身要走——
“你好,”他问一位路过的护士,“请问你有硬币吗?”
他从钱包里拿出来一张一百的纸币。
小孩还没走,坐在池子旁边,丧着脸,吸吸鼻子,要哭不哭的样子。
咕咚一声,有人扔进去了。
小孩回头。
是个坐轮椅的叔叔,他一点也不温柔:“许愿吧。”
他跟谁说话?
小孩左右看看,没有别人。
戎黎没耐心:“快点。”
“哦。”池子的水很浅,小男孩趴在石头边缘,脸冲着水面,“水里的神仙,请你保佑我奶奶,让她早点康复。”
好蠢。
戎黎心想。
“谢谢哥哥。”道完谢,小孩子问,“哥哥,水里真的有神仙吗?”
没有。
戎黎答:“可能吧。”
小孩子又问:“那我奶奶会好吗?”
谁知道。
戎黎答:“嗯。”
小孩终于笑了,露出了里面的蛀牙。
戎黎想起了以前,在祥云镇的县医院里,也有个扔硬币许愿的孩子。
他当时怎么说的?
“如果许愿有用,医院早就倒闭了。”
“那些跟你说来这许愿很灵的人,把池子里的钱都捞出来花掉了。”
戎黎,你现在在干什么啊?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聪聪。”
“聪聪。”
男孩的家人在叫他。
他答应了一声,冲戎黎挥了挥手:“哥哥再见。”
男孩走了,跑去跟妈妈说,他许愿了,奶奶会好了。
戎黎抬起头,用手挡住眼睛,阳光从指缝里照进来。
他眯了眯眼睛,弯弯的,像拱桥。
是太阳变了吗?
好像是他变了。
他重新扔了个硬币,许了个跟徐檀兮有关的愿望。
徐檀兮还没来。
戎黎去原地等,左上角有个亭子,与他隔得不远,能听到亭子那边说话的声音。
“晚上出来喝一杯。”
戎黎看过去。
是刚刚的那位唐医生:“烦呗,还能干嘛?”
电话那头的好友问他烦什么。
他说:“我女神结婚了。”
好友问,所以呢?
“结婚就算了,你知道她选了个什么样的老公吗?”
戎黎磨了下后槽牙。
唐元君忍不住吐槽:“她选了个瘸子。”
瘸子是吧?
戎黎想打断他的腿,让他知道什么瘸子。
“当初我追她那么久,她一顿饭都不跟我吃,她要是嫁个好点儿的我也不会这么郁闷,偏偏她嫁了个瘸子,她家里也不缺钱,身边不缺追求者,她找个腿不好的她图什——”
脑袋突然被什么砸了一下,唐元君打住了话,一个凉凉硬硬东西从他衣服后领掉出来,滚到了地上。
是一枚硬币。
唐元君回头,看见了坐在轮椅上的戎黎。
那眼神,像被兜头浇了一盆冰水。唐元君挂掉手机,无比尴尬和心慌:“我、我不是说你。”
他刚说完,只见轮椅上的人站了起来。
唐元君:“……”
所以为什么要坐轮椅?
戎黎走过去,把硬币捡起来,然后站直,腿长个子高,俯视着看人,太阳都没他嚣张:“刚刚,”他胡扯,“手滑了。”